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,最潮60后大叔,年入30亿抓住90后的心

发布日期:2021-01-19  浏览次数:206
      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从一个养鸡场开始,经过38年的发展,做出了一家年营收30亿的中式快餐企业。并且,在疫情期间,老束还在社交网络上火了一把,成为比小鲜肉还火的明星,朋友圈刷屏。
  在疫情期间,老束花式秀老乡鸡。正月十五正是疫情的高发阶段,老束拍下了一则视频。视频里,他撕掉员工们申请不拿工资的联名信,向16328名员工的表达决心,他告诉员工们,即使目前已经亏损5亿,但老乡鸡依然是他们的依靠。
  老束在视频中不断玩梗,将95后称为老乡鸡的“宝藏女孩、宝藏男孩”,“小丫头们在家也要勤洗头”、“奥利给”等热词老束张口就来。这位硬核60后大叔让人们感受到他的可爱和坚定。
  热乎劲还没过,老乡鸡又发布《二零二零老乡鸡战略发布会》,视频拍摄的场地是在村里,横幅、黑板、土墙、大喇叭,加上老束朴实随性的穿搭,总结一下就是“土到极致就是潮”。短短 10分钟会议视频,推出即破10万+阅读量。
  这些表现性十足的话题,都发生在58岁的老束身上,人们开始对这样的他充满兴趣。
  1、创业初期,摸石头过河
  1982年,20岁的束从轩从部队退伍回到肥西老家,在回来之前,他每天都在预想,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  安徽肥西很多年前就在山里养土鸡,这的土鸡是出了名的,老束是土生土长的肥西人,他知道怎么把土鸡养好,也对家乡的老传统充满信心。
  他身上有深刻的军人特质,向来不拖沓,只要有一半的把握,干就行。
  他买下了1000只小鸡仔,对它们悉心照料。白天把小鸡仔放出去自己觅食,晚上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它们,就睡在鸡棚里。他等这些鸡长大下蛋,再往后,他经常在煤油灯孵化坊里待着,看看鸡蛋的状况,最让他感到欣慰的那刻,就是一个个鸡蛋变成毛茸茸的小鸡仔。
  几年后,很多人都认可老束家的土鸡,“要买土鸡肉,找老束就行”。
  养鸡的规模越来越大,可老束的心却越来越空。
  “难道我这辈子就是个养鸡的命?”老束不时地问自己。
  1999年,老束收到一张快餐特许经营培训的邀请函,这正合他的意。这些年来买他的鸡的人不少都是做餐饮的,那自己为什么不也往下延伸呢?
  经过几年的筹备,2003年,他开始在合肥开了第一家餐厅“肥西老母鸡”。
  开这家店,让老束操了不少心,连他儿子回忆到那段时光说:“那段时间我上学回来也看不到他,三个月没回过家”。
  折腾一阵子后,肥西老母鸡有了起色,安徽的人都知道肥西土鸡的名号,加上这家做的味道又好,名声逐渐就传开了,这让老束感到欣慰。
  可店刚开了一年,就遇上了禽流感,当时人们看着每块鸡肉都不对劲,更别谈进店喝鸡汤了。
  老束可不想让自己就这么快退场,他决定找合肥市长来尝尝,打出“半价请合肥吃放心鸡”的口号,特殊时期市长的动向更受关注,市长的赞许让不少市民放下戒心,媒体跟着报道,又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肥西老母鸡和老束。
  这波操作,与发生疫情的今天老束所做的变化,如出一辙。但如今的得心应手,是这些年他抗争数次禽流感和灾害的经验换来的。
  2、敢于放下过往成就,迎接人生新阶段
  老束对肥西老母鸡已经积累的优势很清楚,可当他想走出安徽时,却一步步受挫,他想不通,到底是哪里错了。
  老束想到了特劳特,他们曾帮助加多宝9年时间内实现从1亿到200亿的增长,让亏损81亿的IBM(国际商业机器公司)起死回生。
  2011年,老束找到特劳特,想借助他们的力量帮助肥西老母鸡。但特劳特的咨询费极高,当时都是每年几百万起。
  肥西老母鸡那会每年利润至多也就600万,但特劳特的咨询费就高达400万。老束考虑了一阵,看着无数特劳特服务的成功案例,决定合作。
  特劳特做好报告后,邀请老束去上海。特劳特非常清楚,像老束这样的老企业家,很难割舍下以前的东西,所以他们对老束是否会采纳也存在顾虑。
  报告里说,想要走得更远,肥西老母鸡就要改换品牌名。老束听完后,没有说话。
  他问:“能不能让我抽根烟?”
  公司里原本是不允许抽烟的,但还是破例允许了。
  十分钟后,他说:“我同意换。”
  在那十分钟的时间里,他想了很多:“这个方案真的准吗?万一搞砸了怎么办?我手下那么多员工怎么办?”
  这对于老束来说的确难以接受,毕竟这8年时间里,顾客认定的是肥西老母鸡,可自己走不出安徽省一定是有原因。直觉告诉他,该换了。
  就这样肥西老母鸡的时代过去,“老乡鸡”破壳而出。老束选择一不做二不休,一夜之间,肥西老母鸡的一切全换。
  这样彻底的改革,让安徽人吓了一跳,各大媒体主动将老乡鸡的消息刊登在头版头条,它的风头甚至压过了正在举办两会的报道。连老束也没想到,老乡鸡的“魅力”如此之大。
  从肥西老母鸡到老乡鸡的变化,让老束深刻地认识到,要想走得更远,硬着头皮也得上,改革的勇气,他多的是。
  3、培养接班人,从儿子身上学创新
  任何一家企业都要思考接班人的问题,老束也不例外。
  他选定的接班人就是他儿子,他按照接班人的标准从小去培养儿子,知子莫若父,儿子的学历高,和对外界环境的感受跟他这个老家伙不同,老束更加相信自己的选择。
  这几年,只要是有老束的场合,束小龙基本都在。2012年束小龙从美国回来,选择进了父亲的养鸡场,干起了饲养土鸡的工作。通过他自己的不断打磨,又从养鸡场升级到店长。
  已经成为店长的束小龙依然得不到父亲的赞许,在这位父亲眼里,新生力量还是要再历练。老束基本上不会干预他,也不会到店里看他,让他自己折腾。他不允许儿子仰仗他的威名而偷懒。
  正因为老束对儿子的“放养”,让束小龙更有机会进行自己的创新活动。他改变了老乡鸡的洗碗方式,为老乡鸡门店带来一代一代的更新。
  但相对于父亲的成就,超越他就像一座不好跨越的山。即使现在已经束小龙坐上总经理的位置,员工们依然更信服老束,员工们对儿子的评价是“小束总还是年轻”。
  束小龙不愿意让父亲瞧不起,他总会暗暗较劲。在儿子的眼里,父亲是个很严格的人,做事很果断。但作为接班人他也说:“我爸是实干家,从0到1,但从1到100还不够”。
  束小龙为自己坚定信念,在他看来,相对于父亲,他更有优势。老束很明白儿子的意思,但他还不想那么快退居幕后。
  他很欣赏儿子作为年轻一代身上的创新力和热情,他时常听儿子的建议,只要合理,都可以一试,他让自己努力跟上这个时代。
  从浓重的安徽乡音到近乎标准的普通话,他让儿子给自己注册微博账号,再录视频发上去,和网友一起讨论。他也偶尔刷刷抖音,看看李佳琦直播,这些操作都让老束觉得有意思极了。
  从现在年轻人那学到的技能,再放到老束身上,并没有太多硬凹的痕迹,这也让老束和老乡鸡搭起来更协调。老束从来不是听不进去意见的倔老头,而相反的,他很乐于接受互联网带来的变化。
  疫情期间,老束发出公告,老乡鸡不仅不涨价,还会向全国免费送100万份鸡汤,但是不洗手坚决不能在老乡鸡用餐。用这种方式看似严厉,却让大家感受到温暖。
  特殊时期彰显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,不得不说,老束这波热点蹭的相当有水平。在网红充斥的环境里,有这样一个朴实的大叔,也显得有趣。
  从曾经的“鸡妈妈”到现在培养儿子,老束从未变过的,是他刚毅的性格。他用坚守证明,在餐饮行业的浪潮中,唯有求变创新才会更被接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