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鸡叫价20亿!安徽农民开店600家,肯德基麦当劳全怂了

发布日期:2020-01-07  浏览次数:176
沙县小吃、兰州拉面、黄焖鸡米饭,中式快餐的三巨头,这两年被安徽的一只鸡干趴了。
  尽管它已坐拥600多家直营店,在中式快餐连锁品牌中数一数二,但如果你是在北上广深等城市,可能听都没听过。
  不过在安徽,它妇孺皆知,还是条肯德基、麦当劳都压不住的地头蛇!
  这个中式快餐品牌,叫老乡鸡。顾名思义,它的菜品和鸡有着不解之缘。原因很简单——它的创始人,就是个农村养鸡专业户。

  他叫束从轩,36年前开始养鸡,15年前做餐饮。养鸡,他养到了安徽第一;开中式快餐店,又即将做到全国第一。2017年,老乡鸡的营业额,就已接近20个亿。

老乡鸡董事长

  以农民身份出发,干到餐饮大佬,他的成功,离不开一群“失败者”。
  在一次采访中,束从轩曾总结了被淘汰的创业者,并归为三类。他一边感慨,一边引以为戒。
  对他而言,看别人是怎么死的,就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了。
  1 有点钱就搞多元化,必死
  被淘汰的创业者中,束从轩屡见不鲜且感触最深的,是这一类人:主业刚步入正途,手里有了闲钱,就贸然进行多元化经营。
  他还以亲身经历为例。“肥西当地有一名从事被单印染的企业主,当时规模比我们大得多,90年代初就有三四百人,当时我们才不到十个人,他后来延展到建筑、酒店、贸易、饲料等等各种产业,过度扩张最后导致破产。”
  “许多事情,没做之前以为是馅饼,做了之后是陷阱,所以尽量应集中精力。”
  这类人带来的教训,让他极度“保守”,往后干什么都不敢离开鸡。

  1982年,他从部队复员,回到老家肥西县。不像现在创业九死一生,那是个靠个人努力就能大概率实现梦想的时代,束从轩不想种田想创业,又见当地粮食年年大丰收,他思来想去,养鸡!

老乡鸡

  其实粮食多了,还能做米粉、酿酒等等,可他本钱有限,只好养鸡。
  到了90年代,他就成了肥西县最大的养鸡专业户;21世纪初,已经是安徽最大的禽类养殖企业。
  养鸡到这地步,在束从轩看来,基本就到头了。接下来,不能就混吃等死吧?
  既想跨行业,又生怕掉进“多元化”的坑,不想和鸡离得太远,这让束从轩苦恼得很。直到有一天,他意外收到一张快餐特许经营培训邀请函,脑里的灯泡刷一下就亮了。
  经过一番调查,他发现中国快餐行业,很有钱景。他又是养鸡的,开快餐店,搞个上下游全产业链,听起来就洋气。
  2003年,肥西老母鸡——老乡鸡的前身,诞生了,一碗老母鸡汤,喝得安徽人民油光泛发。随后十几年,束从轩在安徽开了500多家,比肯德基、麦当劳的总和还多。在外工作、学习的安徽人,回家后不去打卡喝碗鸡汤,怕是个假安徽人。
  甜蜜的负担又来了。做个快餐又成了安徽第一,咋办?
  这时的束从轩,硬着头皮也得上了:进军全国。外头的人吃得惯吗?爱喝鸡汤吗?束从轩不知道,只好随机应变。
  他变的第一件事,就是名字。
  根据他的说法,原来的名字肥西老母鸡,在安徽无人不知,还有亲切感,但到了外头,籍籍无名不说,还容易让人联想到“肥母鸡”,本来主打的是健康快餐,反倒成了不健康。

  老乡鸡就不一样了,这名字“简单、顺口,还能打亲情牌。”

  2 只会傻干,找死
  第一类被淘汰的创业者,让束从轩30多年来,万变不离其鸡。这类人,教会他脚踏实地。
  而第二类被淘汰的创业者,则激励他把生意越做越大,他们是那种“一直坚守在行业,但是没有主动推进产业升级、产品更新换代,也没有深入研究品牌化运营,又死在了半路上。”
  坚守行业没错,但做生意,更要会思考。
  最初束从轩决定做餐饮时,正是肯德基、麦当劳洋等快餐大行其道之时。一时间,做炸鸡宛如风口,国人山寨迭出,而且活得也不错。
  束从轩反其道行之,他的宣传强调两点:一,普通餐馆采用40天的速生白羽鸡,我们用的是180-200天长成的老母鸡;二,坚持中式菜品,强调炖品,以营养为卖点。
  肥西老母鸡汤
  不跟风,是跟不起。他养的是土鸡,炸鸡用的是速成鸡,如果他做炸鸡,毫无成本优势。此外,他哪敢和肯德基、麦当劳比做炸鸡,知名度上就分分钟被碾压。
  战略大方向想得明明白白,到了战术执行层面,他却懵了。
  2003年,束从轩满腔热情地开了肥西老母鸡,每家店都门庭若市,那时,他大概要以为自己是经营奇才了。没想到,一算账,亏大了!
  束从轩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,生意那么好,怎么能亏呢?
  “后来我们来了一个职业经理人,他帮我们算了一下,我们光是菜品成本就到了70% ,你怎么可能挣到钱呢?”
  束从轩幡然醒悟,在养殖业,他是创业老兵,在餐饮业,他就是个新兵蛋子,处处都有坑等着他跳。
  餐饮的成本控制,是第一个坑,在他没日没夜地记录经营状况,总结了6本运营手册后,才算摸清点门道。
  才出龙潭,又入虎穴。没几个月,他又掉进更大一坑——食品安全。2004年初,禽流感来了....

  香喷喷的老母鸡汤,没人喝了,可爱的小鸡仔,一斤一毛都没人要了。他抓耳挠腮也想不出辙来,愁得他“才下眉头又上心头”,但他抓住了一个机会。

  有一天,合肥市市长到他的养殖场视察疫情,束从轩提议:眼下禽流感疫情严重,老百姓闻鸡色变,您能不能到我们店里带头吃鸡?
  市长欣然同意,第二天就去了肥西老母鸡。束从轩趁热打铁,又组织了数千民市民一起吃鸡,这才和禽流感划清了界线。
  那次禽流感,让他心有余悸。下次又该如何?不能老叫市长吃鸡啊。
  于是他着手变革了饲养模式。以前,他们向农户提供种鸡,整个养殖过程都由农户完成。如今,先由养殖公司向农户提供鸡苗,农户散养土鸡满100天后,养殖公司将其回收,再养80天,这过程中,养殖公司要检查疾病、药残、育肥等,每只鸡都可溯源。
  选择农户时,考察他的硬件设施,也考察人品。签订合同时,不与一户单独签订,而是5户一组,让他们相互监督,一户出现问题,5户都要被罚;农户还必须找一个在当地有声望的人作担保,一旦出现问题,担保人有连带责任。
  有监督,也有奖励。老乡鸡会免费为农户提供技术员,还设立风险金,每年还评选先进农户...
  创业30多年,束从轩遇见过形形色色的危机,如果只懂傻干,早死了。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
  3 贪图享乐,该死
  有些人,富裕后便迷恋上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,其事业离死也就不远了。
  这类被淘汰的创业者,束从轩形容为“企业家个人品质不高,挣钱之后,赌博、挥霍......精力转移到享乐,这样事业沉沦的例子也不少。”
  企业家的精力,就该放在企业上,否则就沦为了暴发户。
  今年56岁的束从轩,还奋斗在第一线,因为老乡鸡也有许多问题。
  比如,网上说菜难吃、性价比不高的人,不在少数,还有投诉服务态度差的;另外,中式菜品的标准化问题,也没能得到完善的解决;老乡鸡的物流机制,仍不够成熟;怎么吸引年轻人,拓宽消费者的年龄层次;“全产业链+直营”的重资产运营模式,难以快速扩张....
  只要企业还没死,就一定会有问题,贪图享乐无异于半途而废。
  因此好的企业家,几乎都是延迟满足感的高手,外界看来就像是毫无情趣的工作狂。张一鸣甚至认为,延迟满足感程度不在一个量级的人,是没法进行有效沟通的。
  1994年,束从轩已经是肥西县第一养鸡大户,他没急着数钱,而是花30万巨资购入一批电脑孵化种鸡设备,到了2000年,终于做成了安徽最大的禽类养殖企业,还把占地300多亩的国营养鸡场给承包了。

  有农民的踏实、拼搏,却没有小富即安,墨守成规的惰性,这称得上农民企业家。

束小龙

  老乡鸡的故事还没完,但束从轩已越发低调,现在出面更多的,是他的儿子,束小龙。
  希望这个梳着大背头的富二代兼海归,能听进去他老爹的一句话:“一个人一生围着地球乱转,到老没有一件事情围绕你转;一生只为一件事情转,到老地球都围绕你转。”